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34章 梦醒的代价
    白骁在豪宅墙外听了几段对话,脑海中便浮现出一个狗仗人势、无恶不作的郑力铭形象。

    虽然还不清楚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戏,但至少大家扮演的什么角色已经初见轮廓。

    大约是某王朝末年,考虑到这幻境出现的时机,那么合理的推断则是火焰王朝末年,时值昏君奸臣荼毒百姓,使得民不聊生,于是叛军四起,自己如今置身的团队便是某支叛军势力。

    叛军中,蓝澜扮演的角色不慎被奸臣俘虏,而奸臣拿到叛军大将却不满足,而是借题发挥,鱼肉乡里,大肆抓捕无辜人士恣意残杀,于是就有了刚刚的对话。

    白骁在原地沉吟了一下,考虑要不要出手干预。

    他可以肯定这只是一场幻梦,成因应当是元素池中镇压的怨灵们的怨念凝聚后,与属于他自己的记忆混杂了起来。眼下看到的是怨灵们的“记忆”,只不过记忆中的角色被白骁熟悉的人物所取代。而若是梦境中的故事已经确定,自己在梦里做得再多也无济于事。

    何况若是行为太过出格,直接让梦境的进程与真实历史进程错位,会发生什么还实难预料。

    白骁沉吟不语间,身边的人已经义愤填膺起来。

    “这狗官竟如此厚颜无耻!”

    “昏君当道,自然奸佞辈出,还是要尽快推翻昏君暴政,才能让天下太平!”

    “只要救回蓝姐,扬起圣女旗帜,我们就能迅速凝聚民众……”

    “好了都别说话了,他处置了无辜人士,接下来就轮到蓝姐了,我们必须加紧行事了!”

    而此时,豪宅中又响起郑力铭的声音。

    “下酒菜已经用过,虽然用得不怎么爽利,但接下来就该上主菜了,把那个妖女带过来吧,我就在此处审她。”

    老仆迟疑了一下,应道:“遵命。”

    墙外,陆珣、黄封同时将目光聚焦到白骁身上。

    白骁莫名其妙地看了回去。

    陆珣这才涨红脸,低声道:“白哥,快动手吧!不然要来不及了!”

    “是啊,那狗官对无辜百姓还有兴趣慢慢耍乐,但蓝姐是真火圣女,审讯时要先用邪药废除元素亲和的!那可就为时晚矣了啊!”

    两人不敢大声说话,只好用狰狞的表情来加重力道,这却让白骁更加惊诧莫名。

    其一,大概是作为原型的演员形象过于深入人心,白骁完全想象不出蓝澜被人废除元素亲和,沦为废人的画面,甚至他下意识就断定蓝澜被捕一事多半另有隐情。

    其二,墙外蹲了20多人,然后事到临头你们所有人都在看我?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然而惊诧归惊诧,白骁愣了一下,心中就有了决断。

    下一刻,他一拳轰塌了院墙,身形穿越烟尘,大踏步地向着豪宅方向光明正大地奔驰过去!

    “我靠白哥你……”

    “白哥冷静啊!”

    人群中的惊呼再也抑制不住,一众叛军大呼小叫地看着白骁那画风清奇的背影被院落中数十道灯火聚焦。

    这栋郑力铭临时征用的宅邸,在他入住的第一天就被铺设了天罗地网。那些吊在树下、立于灯台上、挂在墙上的蜡烛不仅仅是用来照明,在发现敌人入侵时,烛火可以瞬间化为熊熊烈焰,将来犯之敌烧成残烬。而超过三十根蜡烛同时引燃火焰,顷刻间火光就映亮了半边天空!

    灼热的波浪自围墙的破口出席卷而出,二十多名叛军纷纷立足不定,被迫向后退去,然而首当其冲的白骁却恍然无觉,脚步踩踏着烈焰,仿佛破浪的礁石。

    豪宅中,郑力铭的怒吼声响彻夜空。

    “大胆叛军,竟敢公然袭击朝廷官员?!”

    说话间,更多的人影闪烁在院落之中,那是郑力铭的随行护卫,他们每个人体内都有一颗熊熊燃烧的火种,院中的蜡烛投出的火焰伴随火种的摇曳而变得更为凝聚,千万条流火似水流一般挤向正中,庭院中的温度也急剧攀升到了足以融化金铁的地步。

    然而火柱正中却完全没有白骁的身影。

    在火焰凝聚之前,白骁已经锁定了所有随行护卫的位置,然后以惊人的速度完成了逐一点杀。

    所有的护卫都被白骁以骨矛穿颅而过,一击毙命。这些人力量不弱,却完全没有应对高速敌人的经验,一直到白骁欺近身前之时,他们之中的绝大多数甚至都没有任何反应。

    一共三十一人,白骁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清理完毕,然后看了眼庭院里暗淡下去的火光,悠然迈动脚步,向豪宅内走去。

    被加固过的厚重房门一击而倒,厅堂内的火焰陷阱则被白骁以血肉之躯硬抗下来。

    在一片火海中,白骁不出意外地丢失了郑力铭的踪迹。

    刚刚点杀护卫的时候,那个胖子就以惊人的速度离开了卧室,沿着一条暗道逃匿而去,并且非常果断地以爆破的火焰摧毁了暗道入口。

    但对于擅长追猎的人而言,这也只是徒劳的挣扎而已,白骁动了动鼻子,而后将耳朵贴到灼热的大地上,郑力铭那沉重而仓皇的脚步声清晰可辨。

    于是他再次迈动脚步,三两步就越过了院墙,来到豪宅院落的后山之中,果不其然在一片夜色下锁定了刚刚走出暗道的郑力铭的身影。

    郑力铭惊骇乃至绝望地看着从天而降的高大身影,两条肥胖粗壮的腿变得绵软,再也支撑不住重量,咕咚一声瘫倒在地。

    “你是……武宗的余孽!?”ok吧

    白骁却没兴趣和此人多说,抬起骨矛就要给他来一道穿颅刺。

    然而却被身后匆忙赶来的陆珣制止。

    “白哥冷静啊!枪下留人!”

    “此人是那狗王的得力爪牙,掌握着许多重要情报,需要细细审问,就这么一杀了之,太便宜他了!”

    “是啊,我不惜千辛万苦才合情合理地卖出破绽,被人当俘虏抓走,潜伏到敌人阵中……如此耻辱,可不是为了收获区区一具肥胖尸体的。”

    最后一个声音,却是让所有人都为之瞩目。

    只见后山树林中,蓝澜带着一脸的不愉快走到众人视线之中。

    黄封最先激动起来,上前两步就要跪拜:“圣女大人!”

    蓝澜却哼了一声,手指一抬便唤起一阵灼热的上升气流,将黄封的身体托在半空,使他拜不下去。

    “说了多少次,我讨厌这种招呼,圣女这种头衔太廉价了,现在各地揭竿而起的义军至少各自推举了20多个圣子圣女,我可不想和那些二流角色混为一谈。”

    语气高傲的少女批评玩黄封,便转过来对白骁露出灿烂而惊喜的笑容。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救命之恩应当以身相许,咱们之后就去结婚吧!”

    白骁看着兴奋洋溢的蓝澜,总感觉此人简直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其他人都在认真扮演着各自的角色,唯独蓝澜本色出演。

    因为她的存在感太强,以至于梦境都无法扭曲她的形象么?

    一边想着,白骁一边一如既往地拒绝了蓝澜的求婚行为。

    “我有喜欢的人了。”

    蓝澜笑道:“没关系,我允许你在婚后暗恋她。”

    白骁耸耸肩,没兴趣陪她继续瞎胡闹,而是试探着问道:“之后要怎么出去?”

    蓝澜反问道:“出去,出哪里去?小白你在说什么?对了,你刚刚的表现很奇怪诶,你什么时候拥有这么强的武道之力了?是出于对我的关爱爆发潜力了吗?”

    白骁认真注视着蓝澜,从她那跳脱的眼神中,看到了确凿的疑惑。

    也就是说,她真的对自己的问题一无所知,换言之她真的只是梦境中的人物?

    那就麻烦咯,接下来要怎么从梦中出去啊……

    然而就在白骁这么想着的时候,却见蓝澜收敛了笑容,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白骁。

    “小白,你是被人夺舍了吗?”

    白骁愣了一下。

    “虽然外表看上去没有变化,但内在完全是换了个人……偏偏我对你却还是有种奇妙的亲切感,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伴随蓝澜的问题,四周越来越多的人投来质疑乃至警惕的目光。

    “是啊,我也觉得白哥的表现有点奇怪。”

    “虽然力量是强了许多,但完全不像是之前的白哥……”

    白骁想了想,决定照实回答:“这个世界只是无数人的记忆交织混杂后形成的梦境,我是突然被人拉到梦境中的过客,现在正在想办法从梦中苏醒。”

    黄封等人瞠目结舌:“你在说什么鬼话?!”

    见众人完全不能理解,白骁于是决定将问题解释得更清楚些:“实际上我是生活在对你们而言5000年后的未来世界,火焰王朝乃至后续的雷王朝都已覆灭,我作为考古队的一员在挖掘历史遗迹的时候,被吸入到这片梦境中,而梦中的记忆与我本人的记忆发生了扭曲,历史人物纷纷换成我身边的人,也就是你们各位了。”

    “……你在说什么鬼话?!”

    白骁言简意赅的解释,只是让周围的人嘴巴张得更大,很有当场脱臼的趋势。

    而陆珣则在沉吟之后,隐约把握住了状况:“换句话说,我们都只是梦中人,只有你是真实的?但你又怎么能确凿地区分梦境和真实呢?有可能你所谓的未来才是梦境,而这里才是真实世界啊?”

    蓝澜嗤笑道:“好蠢的问题,当然是因为小白突然变强了啊,真实和虚妄的分别就在于存在性的强弱有别,梦境可以扭曲,梦者可以苏醒,现实却不能。小白突然变得这么强,的确可以证明这里是梦境世界啊。”

    陆珣苦笑着点头:“想不到你对这种问题接受起来这么轻松。”

    旁边却有人还是不理解:“不对啊,我们明明有着非常清晰的过去的记忆,我现在还记得六岁时候发生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什么梦中人物!?”

    蓝澜说道:“记忆又不是不能捏造,别问这种蠢问题。”

    顿了顿,蓝澜又说道:“所以,你现在想要苏醒?”

    白骁说道:“你有办法吗?”

    “有啊,不过有条件的,先跟我结个婚再说吧。”
美妙人妻系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