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卷 第422章 各自动员
    斜阳西沉!

    秋风吹不散残阳的温度,很不错的天气,也给人带来好心情。

    杰彭帝国第六军团上将军团长谷夫村这两天心情一直都很不错,尤其是听说了那件事之后。端着茶杯品着下秋星域进贡而来露光茶,正招呼着来汇报军情的少将参谋长下野霍来杀上一盘围棋。

    至于军情什么的,暂且先丢到一边,又不是战时,处理一件空盗劫掠事件而已,耽误两个小时有什么要紧?

    下野霍那敢违背军团长的意思?别说上将军团长高了他两个层次,上司伯爵的贵族头衔恐怕穷尽他一生都难以望其项背,更别说从杰彭军制上来看,做为军方重将的上司已经算是杰彭军内顶尖的人物了。

    杰彭军制其实并不复杂,除开八大主力舰队以外,由军部直辖的六大军团对应西南联邦的三大军区,加上皇室直管的近卫军团和皇家特种机甲团,以及帝国各星系内的警备部队,构成了整个杰彭帝国庞大的武装力量。

    除开直接担任第一舰队和本岛星系军区司令官的宫本道以外,其余的四名帝国元帅一般并不直接领兵,而是担任军部和参谋本部的统帅。

    说白了,元帅一般都是荣誉职衔,而直接领兵的上将才是杰彭武装力量的中坚。八大主力舰队和六大军团的司令官都是上将军衔,但上将和上将也是不一样的,番号越是靠前的,自然越是受到重视和优待。

    对于出身小贵族的下野霍来说,第六军团长谷夫村已经是顶尖的大人物,但对于心情不错的上将阁下来说,或许并不这样看。

    谷夫村出身也算是帝国八大贵族之一,否则就算他如何优秀,这第六军团长之职也不会落在他身上。只是,对于野心勃勃的谷夫村来说,区区一名上将可不是他期望的军事生涯终点,他希望自己的伯爵之衔能更进一步,就算不能封王,至少也能混个公爵吧!所以,他是杰彭国内最力主对西南联邦用兵的杰彭高级将领之一,只有战争,才能让他的愿望早日达成。

    当然了,年近五十就站上上将之位的谷夫村已经算得上晋升极快的了。不过,那要看和谁比,如果和近几年被杰彭皇族推出来的“名将之花”比,那就是传说中的云泥之别。宫本刚不过30出头就成了上将,而同年龄层次的时候,他还在为登上少将之位而努力呢!

    光是一个上将职衔也就罢了,毕竟皇家特种机甲团也就上千台机甲,军衔再高,你管的人少又有个球球用。搁以前,他还能摆上一副前辈的姿态说一说“真是后生可畏啊!”,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站在山巅看半山腰的姿态。

    就像几月前宫本刚从西南联邦边境铩羽而归,折损了所有属下都没干掉西南联邦的超级大间谍不说,还惹出燕赤烈,差点儿没把命丢哪儿,更惨的是还让西南联邦红了眼,一支满编的主力舰队倾巢而出俨然要开战的模样,可把整个帝国军方唬了一大跳,可谓是一场惨败。谷夫村暗暗幸灾乐祸了许久,好几次和其他军团将领交流此事之时,避不可免的揶揄了几句。

    没想到直接被现实打脸,惨败而归的宫本刚不仅没有受到冷遇或打压,甚至还直接接掌了第一军团,直接骑到了他这个老牌军团长的头上。

    这次,收到宫本家族被空盗偷袭,超过20多艘星舰全军覆没的惨重损失,让这位心中暗自不忿良久的上将军团长私底下都浮了好几大白了都。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苍天何曾饶过谁?”

    出于维护表面上的理由,谷夫村派出麾下战斗力最强的第一分舰队对此事展开调查,但他也知道,此事估计也是雷声大雨点小。抢劫的是空盗好嘛!而且根据其逃窜的能量残留分析,多半也是暗黑星域的空盗,你上哪儿追逃去?

    也就是板垣征那个蠢货,想早日发动战争把名头往西南联邦身上安的想法不错,但也别因为是要替宫本家族擦屁股这件事上不是?搞得跟他第六师团要跪舔宫本家族一样。为此,他在收到板垣征的信息之后差点儿没把这货骂个狗血淋头。

    第一分舰队的大军也在追查到暗黑星域的边界就停住了,那里除了陨石就是空盗,就算冒着巨大风险找到真凶,他也捞不到什么军功,去搞毛线?

    但,有些悲剧的谷夫村上将阁下再度被打脸。

    棋子刚落,军团司令部的加密通讯在谷夫村上将的兴致勃勃中出现,宫本刚的身影在投影中浮现,随之而来的是皇帝陛下亲自授权的密纹。

    中央智脑仅花了两秒便验证无误:第一军团军团长宫本刚负责此次帝国商队被袭击一应事务,帝国除本岛星区与西南联邦交界之驻军外,各部均需听其调配,违令者,斩!

    听任黄毛上将的调遣倒也罢了,帝国皇帝是老大,老大发令了,谷夫村就算心里不爽,也只能领命行事。

    但他可没想到,当他强压下心头不爽挺身领命之后,宫本刚的第一道调令就落到他头上,而且是干那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他第六军团停留在暗黑星域边界的第一分舰队,要进入暗黑星域,不光是要全歼那批胆大包天的空盗,并且要追回几件由宫本家族承接的几件货物。

    更嚣张的是,宫本刚传来几张货物图片之后,就冷冰冰的丢下一句话:若无法完成,第六军团所有将官将自行向皇帝陛下解释。然后,投影讯息就消失了。

    “八嘎!无礼小儿!”谷夫村当着第六军团少将参谋长的面,摔了手中的茶杯,顺便一脚踢翻了刚渐入佳境的棋盘。

    “军团长阁下息怒,宫本上将虽然有些无礼,但毕竟他是领皇帝陛下之令,我第六军团尚得依令行事才是。”少将参谋长下野霍也只能在一旁苦笑着劝解自家军团长。

    谷夫村可以直呼宫本刚为小儿,他这个少将可不敢,若传出去,根据杰彭军规,他这个少将或许就变成少校了。而或许,得罪了那位冉冉升起的年轻将星会比违反军规更麻烦。

    “难道,我就该如此轻易听一个无礼小儿的军令,为他宫本家族谋取私利?”谷夫村没有去看自己谨小慎微的参谋长,而是将目光投向星图处,虽然话语中依旧流露出不甘,但怒气值显然已经没有方才那般蓬勃。

    熟悉自家这位军团长的下野霍知道,其实这位上将经刚才自己一说,已经明了来自皇帝陛下的军令不可违,这会儿的“余怒未消”也不过是暂时拉不下面子罢了,立刻进言道:“军团长阁下,根据刚刚宫本刚上将发来的货物信息,和先前板垣少将所提到的基本吻合,再结合皇帝陛下插手,说明这些货物很重要,或许已经不是宫本家族一家之事,而是牵扯整个帝国。”

    能坐到如今这个位置的,那都是心思敏锐之辈,借用这种接近真相的分析,不光是缓解了谷夫村的尴尬,更是间接的提醒谷夫村,如果不全力去做这件事,宫本刚虽未明说但切切实实存在的威胁绝对有可能变成现实。

    果然,听下野霍如此一说,谷夫村的眼神顿时变得凝重许多。他可是知道自家那位皇帝冷血无情的个性的,真要惹到那位了,别说他区区一个上将一个伯爵,就是元帅或是公爵,也不一定就平安无事。

    来回踱了几步,眼神变得有些凶恶:“传我军令,令板垣征第一分舰队所部,全军出击。”

    “嗨意!”下野霍重重点头。

    “告诉他,他有两个选择,一是根据帝国情报部提供的几处空间点开辟人工虫洞;二是根据帝国如许多年来侦测获得的进入暗黑星域的秘密航道!第一个选择风险不小,我们根本无从知道该空间点之外的星域环境,如果遭遇陨石流,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损失,但此方式最为快捷。第二个选择看似要更稳妥一些,不过如许多年来,帝国并没有大型舰队进入该航道的记录,最近一次也不过是十数年前两艘护卫舰携带一艘运输舰进入,而且航行时间超过一周。不过,这只是我的建议,一切选择,皆由他这个舰队司令官相机决断!”谷夫村沉吟片刻后,再度说道。

    “嗨意!军团长阁下,我会将您的建议传达到的。”下野霍再度点头。“军团长阁下还有什么要交待的吗?”

    “就这些了。”谷夫村摆摆手,脸上露出骄傲。“不过是一帮空盗,若不是星域环境的原因,还有什么值得我帝国第六军团的将士如此郑重对待的?告诉板垣征少将,我在这里等他胜利归来!”

    “军团长阁下,我相信,这个时间不会等太久的。”下野霍脸上也露出自信的笑容。

    杰彭上将和少将显然不会知道,他们的对手,早已不是他们曾经臆想中的空盗,虽然舰队规模还远不如他们,但其构成,却早已是正规军的态势。更重要的是,杰彭人不熟悉的陨石星域,他们的对手可是熟悉的不行。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但对对方一无所知,就贸然一脚踏入陌生的战场,这一仗,从一开始就已经失败了一半。

    而且,这位杰彭上将给自己属下所谓的两个选择,其实,有的选吗?

    只要稍微聪明点的,就听得出他潜在的意思。而其中主要的原因,其实不过是时间的关系。

    显然,虽然对于杰彭帝皇的安排很不满,但希望爬上更高位置的谷夫村不光是不会得罪帝皇,甚至要继续向他靠拢。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件事,既是表忠心,也是表明能力,这一切都和讨厌不讨厌宫本刚无关。

    也或者是说,正是由于宫本刚的参与,才让谷夫村发出了这项不算军令的军令。如果依照他的习惯,秘密航道虽然费时一点,甚至会遭遇可怕的陨石流,但那也比贸贸然在陌生的星域内跃迁要安全的多。

    哪怕那里是一群看不上眼的空盗呢!要知道,刚刚结束跃迁时,星舰将会多脆弱,因为能量大量输出至推动引擎,能量护罩在两分钟之内不会被打开,假若此时有舰队发动进攻,没有能量护罩防护的舰体就只能靠星舰本身的装甲硬扛,巡洋舰本身皮糙肉厚还好说,厚重的装甲能硬扛巡洋舰之下任何星舰的主炮至能量护罩升起,但驱逐舰和护卫舰可没这实力。

    幸好,不光是没听说空盗拥有巡洋舰,就连驱逐舰和护卫舰这样的中小型星舰也是极少,这也是谷夫村冒着一定风险暗示自己麾下将领的主要原因。

    而且,虽然跃迁之时会出现巨量的能量反应,但他就不相信一帮空盗会有这样的战略眼光,就敢断定帝国的舰队会大举进入暗黑星域,并能在可能的空间点丢下能量监测器,更重要的是有那个实力迅速调配星舰进行伏击。

    星空,何其之大啊!

    种种的不可能累加在一起,就是铁定的不可能。

    或许,杰彭上将打死也想不到,他所设想的这些不可能,对于“西南独立团”来说,早已成为现实。

    他们不光是拥有三艘驱逐舰和十艘突击舰,更重要的是,唐浪早在两天前,就全军总动员。

    不,更确切的说,是整个陨石星空总动员。

    杰彭帝国舰队即将入侵陨石星空,陨石星空将聚集所有力量与其殊死一搏的动员令由唐浪亲自签发,整个陨石星空大受震动。

    不过,不是害怕,而是。。。。。。

    怎么说呢!说同仇敌忾恐怕把他们说得有些太高尚了些,但说他们有种敢来老子的地盘夺食的愤怒,绝对是很真实的心理写照。

    暗黑星域不是一个国家,更像一个江湖,由大大小小门派掌控把握着万千普通民众的生死,上千年来一直如此。“不死鸟军团”就像是新崛起的一个门派,突然收获绝世武功,执江湖之牛耳当了老大,被大巴掌扇得晕头转向的各大门派都暂时服气。

    但那,也只意味着是在暗黑星域之内的争斗,今天你当老大明天我当,是江湖规则。

    可当杰彭帝国这样一支外来势力,而且是极为强大的外来势力要来介入,那就不一样了。

    从这帮“绿林”好汉们的眼光来看,那就像是官府想对绿林下手了。那还能行?当老大的不会对小弟下死手,官府抓住贼了,那可是要砍脑袋的。而且,原因还是大家伙儿先前做过的一票生意,抢了人家的货,大量的货。

    空盗们群情激涌的态势,让唐浪不由得想起了“水浒传”里晁盖抢了朝廷的生辰纲,正是朝廷大军的到来,逼着一帮“好汉”们迅速抱团取暖。

    或许有人会质疑“不死鸟军团”消息来源的确切,但架不住“不死鸟军团”第一时间派出三艘巡洋舰和八艘突击舰几乎是百分之九十力量的声威。更何况,在外敌入侵时,群情激涌之下,不拿出自己压箱底力量的,恐怕都等不到看到外敌入侵的那一刻了。

    说实话,当陨石星空的人们不管是迫于何种压力,拿出压箱底实力的那一刻,唐浪还真有种太小看这里人类的感觉。

    虽说星舰多为老旧,吨位型号如果拉到正规战场上也显得有些不入流,最牛逼的也只是一艘比“不死鸟军团”吨位还要小上三分之一的轻型驱逐舰,而且还是四十年前的星舰,护卫舰都很少,最多的还是以突击舰为主,但数量,那是真是不少。

    超过两百艘星舰从四面八方向唐浪规定的空间点聚集而来,点点舷灯在显得有些幽暗的虚空中远远望去,有些像是幽冥之火,令人森然。

    在那一瞬间,坐在旗舰“不死鸟”号上的唐浪都忍不住有种大权在握天下我有的冲动。

    这,就是权势的魔力啊!唐浪暗暗感叹。

    他这还只不过是看到了200多艘不入流的小型星舰,如果有朝一日他能成为秦洛川那种指挥着数十艘大型星舰数万机甲驰骋星空的高级将领,那将又是怎样的一种风景呢?

    唐浪很清醒,别看现在经过紧急动员,被刺激到的空盗们拿出了压箱底的力量,呼呼啦啦来了一堆星舰,但那都是什么样的玩意儿?

    他甚至还看到向旗舰报到的一艘老式突击舰上印着星历3568字样,那不会是生产自四个世纪以前的古董吧!那玩意儿应该在星舰博物馆,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

    很遗憾,战士的直觉又让他猜对了,那是唐浪第一次痛恨自己的直觉敏锐。

    如果按实力对比,杰彭帝国无需来什么母舰、巡洋舰,只需要派出驱逐舰,就如同055大驱对上小舢板,哪怕就是5VS200,那也应该是一路碾压吧!

    提着长矛的强盗头对上拿着洋枪大炮的正规军,唐浪的裆下,真的好忧郁啊!

    。。。。。。

    PS:今天去执勤,5点半才回来,花了四个小时写了5000字,就不分章了,一章一起更新了。

    ()

    全本

    
美妙人妻系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