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07章:这微笑很恐怖
    薄刀和镊子呈上,那呈放在暗色绒布之上用来行刑的薄刀和镊子更加泛出一种幽冷冰寒的光芒。

    止云兮目光落到那一把把小而精巧的薄刀上,虽不明这些小薄刀能做出怎样惨绝人寰的酷刑来,但直觉那些薄刀比刑房里陈列的那些刑具要更有玄机以及能令人更痛不欲生。

    她静静的的等待,面上冷凝,目光冷毅。

    萧鹤取过一片薄刀,然后蹲了下来,他像在研究要怎么进行似的仔细打量一遍,随即握着薄刀以庖丁解牛的细致慢慢划向那人的手臂,只见那么轻轻一下,那人的衣袖就尽数被整齐的划开了,他示意押解的狱卒压住那人的手臂。

    那人冷笑道“你就这点能耐吗?”

    萧鹤不受其扰,微微一笑,用薄刀在那人手臂上寻找合适的位置,即手腕处,然后将刀刃一点一点压进皮肤里,他很小心,薄刀恰到好处的没入了那人的肉里。

    那人猖獗大笑起来,“就这样吗?这点蚊子咬……”

    他话音未落,被一股尖锐的裂开的疼痛给中断掉。原来萧鹤无视他的嘲笑,径直干净利落的在他手臂上从手腕处开始一直划拉到胳膊上,动作一气呵成,只给他留下血肉绽开的疼痛,但丝毫不给他反应的机会,所以他都未看清自己遭受了什么,只是疼痛令他本能的倒吸一口冷气,以及整个手臂本能的颤抖起来。

    止云兮神情有些不知该怎么说,依培养一个死士而给其接受的考验只怕要比萧鹤此刻所做的要严酷数倍,只怕萧鹤就算在那人身上划开数百道甚至以凌迟之刑来逼供,也是问不出所以然的。

    萧鹤,是不是太君子了?

    她先前竟会有种萧鹤能在彬彬谦逊和变态狂魔之间无缝衔接的错觉。

    止云兮偷偷去看坐在她身边的夏沉暄,不知这位杀伐决断的君主是否在折磨人的领域里有一番令人望尘莫及的造诣?

    他们眼下是要逼出这些侍卫幕后指使,倘若不能使出非常手段,否则一切的酷刑就毫无意义了。

    但见夏沉暄眼眸淡然无波,气定神闲得仿佛一切都在掌控中。这令止云兮只能按耐住焦虑的情绪,继续等待局面的反转。

    被划开手臂的人终于缓过那股疼痛的劲,他忍着疼露出狰狞的神情,如此小儿科,想吓唬谁?竟还妄想想通过他来个杀鸡儆猴,瓦解其他人的意志吗?想都别想。

    萧鹤继续无视地上此人丰富的神情,他微微一笑,目光凝在那鲜血淋淋绽开的肉里,他缓缓道“这手三阴经脉保存得极好,一点损伤也没有,就不知一根一根慢慢抽出可会有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

    他自言自语,清晰入耳的传到刑房中每个人的耳朵里,刑房里骤然像被什么给凝固了一般。

    止云兮发现,这种空气凝固是局面掌控在他们手中的转折点,被抽筋剥皮是怎样的滋味,她不能给一个确定的描述,但一定痛苦到令人生不如死,因为各经脉无不牵连着五脏六腑或是直通往大脑配合大脑做出各种反应,一脉受损,浑身上下必遭大难。

    她想大概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习武之人比常人更害怕经脉受损,况还是将整段经脉抽出。

    萧鹤依旧微微一笑,“待我一根一根将十二经脉皆取出来,就能揭晓谜题了。”

    (本章完)

    
美妙人妻系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