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一章 忘尘谷里半壶纱
    妖怪是出不来的,因为里面还有一道玄铁铸的门。

    沈媛看了一眼老头,显然他是知道的。

    大家继续往前走,果然前面就是那道选铁门,门旁边竟然放着铺好的草垫子,还有粮食,水。

    沈媛心虚的不说话。

    老头破天荒的没说话。

    靳山若有所思的深深看了沈媛一眼。

    小星:“哇,姐姐,原来你这几天都是把好吃的藏到这里来啦!真聪明,这样夜里饿了的就可以随时进来取。”

    沈媛赶紧拿了一块糕塞到小星嘴里:“就你话多。”

    “你不是打算藏在这里,让我们都找不到你吧?”靳山平静的问道。

    沈媛:“……”

    靳山随即笑笑,“我也不过就是也想讨两块糕吃。”

    沈媛看了看手中帕子上的糕点,犹豫了一下还是没舍得给靳山两块,只拿了一块给他。然后又给了老头一块。

    剩下的仔细用帕子包好。然后又看向洞中的食物。

    她准备的其实不算少,若是她一个人在这洞中,三五日,甚至七八日都是没问题的。也只能这么多事物,若是再多恐怕日子久了也就坏了。

    可是这些食物若是他们四个人用,可能最多勉强也就三日。三日之后若是还没机会出去,恐怕就要挨饿了。

    没错,这里她本来就是预备给自己逃跑用的。

    她跑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总是很快就被老头抓回来。

    但其实她心里预计这次她这个法子是绝对能成功地。她打算先是做出往山外逃去的假象,然后就躲到这个山洞里。

    这样老头像往次一样向山外追去,却怎么都追不到她。

    而她就在他们正召集在外面找她的时候,趁其不备,再从相反的方向逃出去。

    她不光是要避开老头,她还要甩开靳山。

    若不是因为这次意外,这一定是一个一举两得的好法子。

    然而现在想这些都没有用了。

    她虽然希望甩开他们两个,却并不希望他们丢了性命。

    来不及想太多,外面一阵喧哗声打断了沈媛的思路。

    小星很是乖巧的自己紧紧捂上了嘴巴。沈媛和靳山悄悄趴在洞口,透过缝隙偷偷向外望去。

    果真是兵,很多,在搜山。

    沈媛回头偷偷对老头道,“您老人家是不是现在可以告诉我了,你是跟谁打架打赢了吧,然后人家恼羞成怒,就派了上千的兵来要灭了你。”

    老头禁不住她逗,“嘿嘿!”笑了两声,依然用手捂着胸口。

    沈媛:“一定是你让人家输的太没有脸面了。不然也不会排这么些人。”

    “可不是,我也没想到我这次……”老头正要继续说,就听外面有官兵叫嚷,“仔细搜,帝姬就在这里!”

    一句话,打断了老头下面要说的话。

    老头抬头看看洞中,靳山、沈媛,小星……

    靳山听到这句话,也回头看沈媛。

    小星:“姐姐,什么是帝姬?他们是在找这洞里的怪物吗?”

    沈媛:……

    ……

    无法明说的时候,就选择闭嘴。这是沈媛在现代养成的处事之道。

    外面的人到了晚上还没有撤,看样子似乎依然在山上来来回回的搜索。

    原来这些人竟然不是冲着老头,而是冲着自己来的!

    沈媛怎么想都想不通,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是在什么地方,外面的人如何得知?而且,这样大张旗鼓的搜索,就算找到了,又能如何呢?总不能如此大张旗鼓的杀了她。

    “找到了不会杀,但是会软禁。现在天下群雄四起,有个傀儡,才可以名正言顺。”靳山在身后突然道。

    沈媛打了个冷颤。

    她没敢回头让靳山看到自己的神情,道,“听说帝姬在岭南军中呀,他们在这里搜什么?”

    “谁知道,兴许是帝姬觉得军中无聊,偷偷从军营中跑出来迷了路也未可知。”靳山道。

    “又或者,那帝姬是假的,真正的帝姬其实一直在别的地方也未可知。”靳山又道。

    可能是心虚,沈媛听着他声音怪怪的。

    “那个……”沈媛一时之间手脚都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

    靳山却没有再说什么,低头擦自己的那柄短刀。

    沈媛也就盯着他手里的刀发愣。

    她自己用剑,其实照司徒烨的说法,从前的周媛也是使得一手漂亮的刀法的,只是她后来失忆了,再见的时候,她已然习惯提着一柄长剑。

    她的剑法是萧辰逸教的。飘逸灵动又好看,显见的当时并不指望她杀敌,世家子弟的花拳绣腿,那时候被她和萧辰逸耍得眼花缭乱。府里哪个下人看到了,不是拍手叫好。

    ……

    靳山擅长用刀。沈媛不知道是不是杀手都擅长用刀,但是靳山的刀沈媛不得不承认,他实在是用得很漂亮。

    其实在老头出现之前,她一直晓得靳山的功夫最了得。

    她周围的人都不见得是他的对手。她自己就不消提,萧辰逸估计也不行,他还不如司徒烨。可就算司徒烨认真起来好好比试,也应该不是靳山的对手。

    然后沈媛忽然又想到,萧辰逸她竟然还觉得他是她自己周围的人呢。

    都多久没见了。

    两年,两年零六个月……

    也不知道他的功夫可有长进,是不是能打得过司徒烨了。

    她就这么一边看靳山擦刀,一边胡思乱想着。

    她想这次若是能出去,真的要去涿州了。她都快想不起来他的样子了。也不晓得她这样没了消息,萧辰逸会不会急。

    其实去了见了也不会怎么样,但总归是心安些。哪怕,就看一眼,她就走……

    老头突然开口道,“不好!今天是不是十五。”

    沈媛正要问十五怎么了?玄铁门内突然传来嚎叫声,如厉鬼一般的嘶吼。

    小星本能的想尖叫,被靳山一把捂住了嘴巴。

    众人望向铁门,轰隆隆的震动声,如从地狱深处传来。

    一时间地动山摇,伴着那可怕的声音,让人听了不禁心底发寒,一股前所未有的极度恐惧蔓延至每个人周身。

    “老头,那……那……那里面到底是什么呀!”沈媛脸色苍白的颤声问。

    老头倒是震惊,此时竟然还不合时宜的嘿嘿笑了两声。

    “其实,也就是吓人一点儿,它冲不出这道门来,你们不用害怕里面。真正应该担心的,倒是这声音别把外面的兵招惹进来。”

    “老头,那里面到底是什么怪物啊,会不会是你养的神兽……咱们把它放出来,它一个能干掉外面的一千人。”沈媛认真的问。

    老头:……

    老头:“其实你不用在这里跟我这个老头子胡言乱语,你要是想杀他,你就杀,要是不想杀,就不要这么别别扭扭……”

    沈媛色变。

    靳山倒似乎是不好意思似的,站在哪里挠挠头。

    沈媛把脸撂下了来,“你们是怎么看出来的。”

    老头:“感觉。你的心太纠结了。”

    靳山:“这么说你是真的那个。”

    真的哪个……

    无人说,也不消说了,大家心知肚明。

    他说的时候语气平静,带着一点点的惋惜。

    其实最开始他就是当她是真的,那个被皇家欺负,迫害得被迫跑到民间去的小帝姬。

    幽幽谷的所有杀手几乎都是为了杀她而被训练而生,而他,接到的第一个关于她的任务,竟然是阻止其他杀手杀她。

    他略微感到好奇,他是个杀手,只会杀人,没学过如何保护人。所以他的法子就是赶在墨兰蓉蓉杀她之前,杀掉墨兰蓉蓉。

    然而竟没有赶上。

    他刚到的时候,听到一声很大的动静,然后墨兰蓉蓉就倒下了。

    他以一个杀手的本能嗅到了凶险,他站在暗处,没有妄动。

    之后证明,他的没动真的很明智。虽然这女子的功夫不如自己。

    再后来,他奉命去找魏化渠,却阴差阳错在巫溪救下了她。他当时心里已经认定她其实不是真的帝姬。

    那些大人们弯弯绕绕的想法他想不懂也一贯不喜去想。他只知道,她不是真的,这样很好。

    至于为什么好,他也不知道。

    可能是从心里觉得,那个小小年纪还被追杀流落民间的公主太过悲惨,又或许,是觉得公主毕竟是公主,离自己太远。

    沈媛离自己很近,她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他后来试着跟着司徒烨一样叫她阿媛,她也很自然的应了,这样真好。

    他在巫溪的时候时常讥笑司徒烨是个傻子,因为跟她走得近了,不难感受到她心里其实已经住着一个人。

    司徒烨陪她真戏假做也好,假戏真做也罢,为着大计尚且算是有些成绩,然而却始终走不近她的心里。

    可是,其实自己,又何尝不是另一个司徒烨。

    明明是他绑架她,可是他们在涿州,白日去了香水坊,夜里探了鲁王宫,后又从涿州赶回巫溪城。

    她要做什么他都尽量让她实现。

    赵蓉蓉说自己是英雄终究难过美人关,其实不是的。其实是在他随她回到巫溪城之后。他看到了这个女子的不一样,到底哪里不一样,他也想不明白,或许是对待百姓的态度,或许是气度,说不清……只是着魔。

    所以他和司徒烨其实毫无区别,同样是犯傻罢了……

    想到这里靳山不免有些惆怅。

    此时他明白哪里不一样了,她不像传说中的那个帝姬,是真的不像。可是,她就是。

    他抬起头对上沈媛,“所以,你是真的在纠结要不要杀我吗?”
美妙人妻系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