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退学行不行 六十一章
    南宫晴看着羽歌,有些不悦,这样一来我若是罚的重了,那缤纷一定和我离心,而且那木雅死不了更恨羽歌,若是不罚,怕是以后更加管不了木雅。

    暗夜看着南宫晴,“不如就罚她一夜冰水吧!小惩大诫。”

    “一夜冰水?”羽歌看向自己的师傅,不太明白。

    白墨羽把羽歌拉到身边,“所谓一夜冰水,就是在寒冰室里冰冻一夜,木雅是树木,怕是也会伤的不清。”

    “那这也算小惩大诫吗?”羽歌眉头紧皱。

    “错了,就应该罚。”白墨羽摸摸羽歌的额头,“看来是没我们什么事了,走吧!”

    “可以了吗?”羽歌看着白墨羽。

    “当然可以了。”白墨羽拉着羽歌离开。

    玉灵澈依旧跪在原地,等待属于自己的处罚,只是眼光看向离去人儿的方向。

    南宫晴对着暗夜点点头,“那便这样好了,木雅目无尊长,罚一夜冰水,玉灵澈明知故犯,打扫灵华山三天。”

    “灵澈遵府主指令。”玉灵澈拜了一下。

    月思晨看着那人,走过去,“红颜祸水用在你身上很合适呢!”

    “多谢月公子夸奖。”玉灵澈站起身体说道。

    月思晨轻笑,果然太小看这人了。

    一日后:

    羽歌和师傅来到教室,就看到桌子上放着一束花,白墨羽皱了一下眉头,想要把花扔出去,被羽歌拉住。

    但是在羽歌想要拿在手里的时候,被月思晨丢了出去。

    “月思晨你。”羽歌看着那人。

    “你说过都听我的。”月思晨看看羽歌,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师兄今天有什么好吃的啊!”

    白墨羽看看月思晨,把食盒打开,“今天的是糯米团子。”

    羽歌压下自己的怒火,坐在位置上,拿了一个开始啃。

    “那个思晨,今天我有事要做,你们看着点羽歌,中午的食物在我那天带你和羽歌吃蛋糕的房间,里面有一间卧室,你记得让羽歌休息一下。”白墨羽交代着,“下午比剑的衣服,也在那里都准备好了。”

    “额。”月思晨看着白墨羽,这真的是师傅不是保姆吗?但是面上还是点头答应,“我知道了,师兄放心。”

    羽歌的眼睛一直门外的那束花,这是他给自己的吗?

    “那就拜托思晨了。”白墨羽看看羽歌,“羽歌我晚上在过来接你,乖一点知道吗?”伸手摸摸羽歌的头。

    “啊!奥。”羽歌低头咬了一口团子,至于自家师傅说了什么,自己确定并没有听到。

    白墨羽摇摇头,对着月思晨点点头,转身离开。

    月思晨吃着手里的食物,看着羽歌的样子,凑到羽歌身边说道,“忍住知道吗?不管他对你做什么,都要保持淡定知道吗?否则就前功尽弃了。”

    “我···”羽歌还想说什么,就看见玉灵澈捡起那束花走了过来。

    “我以为你喜欢的。”玉灵澈将花递给羽歌,“还是说不喜欢这个样子呢!”

    羽歌握紧手,“要上课了。”

    “是这样吗?”玉灵澈有些泄气的看着羽歌。

    羽歌低着头,不知道该怎样回答,不久众人进入教室,玉灵澈坐在羽歌左边看着那人,手里还拿着一束花。

    月思晨把食盒收了,看看玉灵澈,嘴角带上了一丝微笑。

    不久之后,慕尚走进教室,开始传授易容的课程,“一般而言,易容在除了五界之外的地方是不需要使用易容术的,但是我们需要另一种方法,把·······”

    羽歌看景一直看着玉灵澈桌子上的那束花,自己不收,澈哥哥会不会生气呢!扫地不知道是不是很辛苦。

    慕尚讲了很久,就看见那羽歌一直在走私,“羽歌。”喊道。

    月思晨推了一下羽歌,“老师教你呢!”

    羽歌木然站起身体,看着慕尚。

    “你说说我刚才讲的什么?”慕尚看着那个女孩,这小丫头可真不是省油的灯啊!来了之后可是没闲着的。

    “什么?”羽歌抬头看着那人,天哪我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

    月思晨抬头看着羽歌,不是说遇到麻烦的时候,她就会出来吗?怎么这次没有呢!思晨皱了一下眉头,然后瞬间恢复正常,小声的提醒羽歌。

    羽歌看了月思晨一眼,回答慕尚,“我不知道。”众人都安静了,玉灵澈看向羽歌。

    “如果要惩罚,我受着便好,老师对不起。”羽歌低头说道。

    慕尚看着那孩子,人家都这么说了,我该怎么做啊?干脆把书放在桌子上,“既然你不想上课,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来回答一下,我看看你遇到问题你会怎么做?”

    “请老师赐教。”羽歌回答。

    “我问你,如果你和你的队友,要做的任务为家常伦理。”慕尚看看羽歌,“也就是出轨事件,由于夫妻一方出轨,导致那个地方大乱,你要如何做。”

    “队友。”羽歌想了一下,“即是出轨事件,那么我会选择把出轨的人打一顿。”

    慕尚嘴角抽搐,你这么说,我下面怎么问呢!看看女孩身边的男子,指着右边的男子,“那个你们组队,你们该如何做?”

    玉灵澈想了一下,看了羽歌一下,“即是出轨,那么我们便不能再刺激当事人,故我们应该将自己容颜稍微调整,最好在当事人的容颜之下,方便行事。”

    慕尚刚要说还可以,就看见那女孩左边的男子举起了手。“那个你有不同意见?”

    “老师,仙人的气质自是高于旁人,就算是调整样貌,也会发现不一样吧!因此我觉得我与我队友直接说是夫妻不是更加一劳永逸吗?”月思晨看看羽歌,拿出自己的扇子,扇了一下。

    “你这个也不错,但是却是不容易的。”慕尚看看那个男子点点头,“毕竟队友只是队友,不是夫妻,若是做不好容易让人看出破绽的。到那时更会引起当事人的不满。”

    “所以要做这种事情,自然不能选择未谈过恋爱的事情,最好自然选择夫妻。”月思晨继续说道。

    “没错,我们天学府一直是这么做的。”慕尚点点头,“下一个问题,若是你们查明事情并非只是出轨,而是另有隐情,又该如何?”

    “隐情?”羽歌想了一下,“查明隐情,找出真正的出轨者,打一顿。”

    慕尚看着羽歌,压下心底的怒火,看看她右边的人,“你说。”

    “查明事情真相,报告师门,以不影响师门的情况之下,维护苦者。”玉灵澈回答道。

    慕尚点点头,“说的不错,程序也很正确。”

    “老师我有不同的答案。”月思晨举手说道。

    “那你说说看。”慕尚看看那人。

    “首先查明事情真相是必然的,可是也要先明白,那苦者做的事情,到底有多么严重,可不可以修补。若是以己之力可修补,便无须通知师门,”月思晨看了玉灵澈一眼,“所谓将在外君命由可不受,若是总是让师门帮忙,如何成长。”月思晨轻笑。

    慕尚看着那人,“说的不错,那我再问你,若那苦者,为了挽回丈夫的爱,而坑杀百人性命你要如何?”

    “把那丈夫打一顿。”羽歌回答。

    “没问你。”慕尚看着羽歌回答,压下心里的怒火,看看她右边的人,“你说。”

    “错就是错,对就是对,错了就要受到惩罚。”玉灵澈看着慕尚,“百人无辜,自是要处置的,哪怕有千万的理由错就是错了。”

    羽歌看着玉灵澈,“是这样吗?可是若是她无心之失呢!或者原本她不想那样,可是所有的人都逼她,又要如何?”

    月思晨看着羽歌,拿起扇子给自己扇风。

    “法不容情。”玉灵澈回答。

    “说的好。”羽歌移开自己的眼,看着月思晨,“你的不同答案呢!”

    “我···”月思晨看着羽歌。其实是真的没有,但是它又必须有。月思晨想了一下。

    “回老师,她既然是为了爱人,那便心中有爱,这样的人,若非有难言之隐,怕是也不会做的太过分,她即为苦主,势必要明白她的苦。”月思晨答道,“若是她那丈夫才是源头,试问又要如何放过呢!理应先为苦主讨回公道。然后再给她惩治便可。”

    “月公子真的很会说话啊!”玉灵澈看着那人。

    “玉公子客气了。”月思晨也毫不退让。

    慕尚看着那两个人,感觉自己的火苗都要窜出来了。

    “敢问月公子,若是每个人都按照自己想要的做,试问六界不就乱套了吗?”玉灵澈看向月思晨。

    “玉公子,法不容情,可同样的,有情也可管法,你怎么得知那苦主得偿所愿之后,不会以己置身献法呢!”月思晨看着玉灵澈。

    “这只是你的考虑,若是苦主不愿呢!你要如何,还不是依法管之。”玉灵澈看着月思晨。

    “此言差矣。”月思晨看着玉灵澈,“自然是依法管之,但是也要让那人心服才可以。”

    “心服,月公子语气···”玉灵澈还没说完,就听见羽歌。

    “够了,既然说清了要在一起,却并未做到,难道不该罚吗?既然为苦主,又怎么会体会别人家庭的痛苦,这种前后矛盾的事根本不会发生,若是发生了也只能说,苦主当初眼拙吧!那么她必然也就做好了死的准备,哪里还用得着你们的法。”羽歌说道。

    月思晨看着羽歌,她生气了。

    玉灵澈看着羽歌,慢慢握紧自己的手。我又说错了。

    “你们三个都给我出去,这是我的课堂。”慕尚看看那三人说道。什么吗?这三个人把自己放在眼里了吗?

    三人集体往外走,在外面三人无话的站了一上午。
美妙人妻系列小说